云南民族大学

乃苏颇研究中心网站

管理登录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 留言标题
  • 留言内容
提交
这个年纪的我
来源: | 作者:张红军 | 发布时间: 2021-01-25 | 290 次浏览 | 分享到:

这个年纪的我

作者:张红军


    都说天生我材必有用,我命由我不由天,可到了这个年纪还没有立业,成家是天命吗?
    刚20岁父母就已经为我养猪,为娶媳妇做着准备,猪已经卖掉几十头......还有鸡,还有羊......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却没有完成父母的愿望,每次我留给父母的就只有等等再等等了。无尽的憧憬,又是无尽的失望在反复重演。
    我多想时光能走慢些,再走慢些,每周回家我又看见他们的额头上多了几条深深的皱纹,曾经乌黑的头发渐渐染上了白霜,而且不止一根。
    那个能把我扛在肩膀上的父亲话少了,不在和我嘻嘻哈哈了。那个会随时在我耳边唠家长里短的母亲也沉默了,不再对我的事儿“指手画脚”。我在想,是我真的长大了吗?
    他每天早出晚归,劳累时会在田地里点燃着香烟,偶尔凝望着远方,打量着日头,吸着一口香烟又默默的做着活,积年累月的忙碌着。他的身影没有以前矫健,他的步子没有以前沉稳有力了。
    我习惯了那个每天会说自家孩子不争气,不成器,每天唠叨个不停的您。有时候我还生气, 您每天唠叨的道理我都懂,我知道您爱我,而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我也爱您,这个伟大的母亲!您的这些道理我学会了,可我也一直安慰自己,很对不起您,我不能说我尽力了。我常会以是因为、因为这、因为那等等这样的借口来欺骗您。自己说不羡慕谁,其实在我工作之余下来,看到同龄人可爱的孩子我很羡慕。
    我不喜欢嘲笑谁,但是我这个年纪,我自己想想自己都笑了,更难免别人。说不依赖谁,年少轻狂的我,每天都需要闹钟提醒自己起床,可那时候您们早已务农回来了。我何以轻狂,何以骄傲?是您们满满的扛起了整个家庭,谢谢我的父亲母亲。
    眼里写满了故事,脸上却不见风霜,努力想要成为一个自己,父母都喜欢的模样却付出太多太多,可还是不尽人意。父母无时无刻的担忧,生怕在工作上有失误,在生活中有困难,在感情上荒芜心田。这一生苦了父母,累了父母,失望了父母。父亲母亲,儿子爱您们!

  • No records
联系邮箱
立即提交
联系我们
39164573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