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大学

乃苏颇研究中心网站

管理登录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 留言标题
  • 留言内容
提交
诗记红彝故事之赶山传说
来源: | 作者:李福东 | 发布时间: 2019-12-23 | 903 次浏览 | 分享到:

诗记红彝故事之赶山传说

作者:笔墨春秋

武定三月山主峰西侧,数条支脉蜿蜒盘旋,水随山转,亦有数条溪水蜿蜒流淌,在白路镇岔河村委会所在地汇聚,当地称其为“三岔河”。碧水清流一路蜿蜒东来,这一带田地相对宽阔平坦,所以水流很是平缓。但经过簸箕驾山脚下后,因簸箕驾山和啊宗立山两山相对拥来,河道变窄,溪流突然急速地奔跑在两山之间,似乎,担忧两山聚拢,阻断其前行。溪水两边的山坡都十分陡峭,好像是经过千百万年的雨水冲涮,被活生生的撕开,又好像是想要将两扇门关起来而没有关严实的样子。小时侯随父亲到元谋老城赶集,曾问父亲,为什么这一带两座山竟然靠这么近?又一连提出两个假设。如果这两座山连在一起,那么我们村这一带是不是就会出现天然湖?如果这一带真的有个巨大的湖,那我们现在的生活又将如何呢?

于是父亲给我讲了一个古老的传说故事。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武定三月山西侧居住着许多红色彝人(在楚雄彝族自治州的禄丰、武定、元谋三县结合部的四山五岭中,聚居着一支汉称“红彝”、他称“乃苏颇”、自称“纳苏颇”的彝族支系。彝族乃苏支系红彝人,是我国唐朝时期西南少数民族独锦蛮后裔,是盛唐时期南诏国皇室主体民族,是南宋大理国时期西南乌蛮三十七部之罗部后人),因为山高坡陡、箐深水远,山形复杂交错,出行极不方便,田地开挖在陡坡上,农舍掩映在树林间,生活生产极端辛苦,家禽与农作物能勉强自给自足。翻沟越岭,沿袭刀耕火种的耕种方式,民间有流传“一把火烧上去,荞粑粑滚下来”。这片区域左右四邻,都离集镇很远,所以一直以来他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天帝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认为红色彝人聚居区民风淳朴,这里的人勤劳、善良、勇敢。应该给予他们更富足的生活,眼下桎梏他们的是这里的居住环境,应该帮助他们改造一下生存环境。于是,便派遣一位大仙下凡来此赶山,上天想在这里造一个大大的湖泊,把湖水四周的山脉赶平。让这里变成西南滇中的富庶地,像江南那样拥有鱼米之香。

是夜,仙翁乘着夜色,带着天帝旨意,来到了“三月山”,他先腾云驾雾在上空盘旋了几圈,好像是在观察地形,思量如何赶山?随后,挥动拂尘,口中念念有词。

顿时,所有的山脉仿佛变成牛、羊、猪、马等的样子,缓缓移动了起来。根据山脉的不同形状有的山脉被移走,有的又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来来往往,好不热闹。仙翁指指这里点点那里,山脉或聚拢或离散,大有一副“指点中出江山,开天里辟新地”的神威。

四更,突然,三月山半山坡传来“喔、喔......喔、喔......”的公鸡打鸣声,仙翁一听,以为天马上就要亮了,急忙收手,因为来时天帝一再叮嘱不能让凡人发现,只好先回天庭复命。眼看要聚拢的山脉就这样停止了移动,一切都戛然而止。此事到这里就搁置了,所以才形成了今天这般奇特的地貌。

话说,这可恨的公鸡怎么会在四更时分打鸣呢,不是说“五更鸡”吗?若不是公鸡打鸣,三月山下可要出现一片西南滇中的富庶地呀!其实,由因不是公鸡而是一个人,笔者在在这里姑且叫他“老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老憨”家很贫穷,马上断粮揭不开锅了,这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如何是好?这不,日前“老憨”砍了一堆椽子,打算一大早就抬去元谋老城换点粮食吃。在那个没有钟表的年代,就和辨认方向瞧日头一样,也没有时间概念,天亮出门,天黑回家。

这天夜里“老憨”辗转难眠,一方面,漫漫前路,崎岖难行,怕不能安全抵达,又担心坝子里的“刹泼”坑蒙自己,椽子不能卖个好价钱。另一个方面,眼前总浮现元谋坝子里小婆娘那涨鼓的双峰,圆圆的后臀,白净的脸蛋,身体不由自主燥热,“老憨”背着自己的婆娘,心里挠痒不安分,睡不着。索性,这“老憨”四更就开始起来捣鼓,忙些什么呢?

原来是要准备路上吃的食粮。他先找出家里仅剩的一点红籼谷倒进米臼,然后借着松迷子微弱的光亮,舂一会儿后用土碗刮掘出来放簸箕里“嘣吃嘣吃”地筛簸,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几道。无意间惊动了家里的公鸡,于是公鸡“嘣嘣嘣”扇动翅膀,紧接着就打鸣了,引来左右四邻的公鸡也开始打鸣,这样一来便打破了往常五更打鸣的惯例,间接地阻止了神仙赶山。

根据传说,这里的老百姓便给三岔河西面的高山取名叫簸箕驾山。此山属于武定三月山的分支脉,与羊鼻子山和“涛母本”等同属一脉,簸箕驾山延伸至三岔河被溪水阻断,与啊宗立群山相对而立,亲近难舍,虽近在咫尺,却永不相拥。两山相临的最近处不过数米。

听了这个故事,真恨不得狠揍一顿可怜的“老憨”。要不是他搞破坏,我们现在出山就不用绕那么多崎岖山路了。害得祖先们赶集收粮都必须人背马驮,还凿开岩石打造水渠、栈道,害死了不少人,而修成后的水渠、栈道,走来也十分危险。

这个传说故事与我国著名的民间传说“鲁班赶石造桥”如出一辙。彼时鲁班、赵巧师徒斗法,赵巧学鸡鸣叫吓退石兽,使鲁班造桥失败;而此处“老憨”抖簸箕吓走神仙,导致的是赶山功败垂成,最终得到的结局是三月山下红色彝人难以改变一如既往的环境和命运,世世代代生活在山高坡陡、箐深水远的地方。

如今三岔河顺河而下一公里处有个人工水库,叫处麦水库(处麦村是红色彝人聚居村落),筑成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是三月山下的红色彝人用血肉之躯筑就而成的,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几次加固,如今成为了元谋县城的重要水利工程重地。可以与传说中的赶山湖相媲美。我们不禁会质疑,这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巧合呢?但是不得不说,人们选择在此处修建水库,更是人定胜天的美好诠释。

如今的形势大好!党中央运筹帷幄、高瞻远瞩,各级政府部门积极作为。大国手笔—G5高速公路,就在附近山后,纵横群山,沟通四方。近年来脱贫攻坚,村村寨寨都实现了道路硬化,还安装上太阳能路灯,照亮彝山千里路,更照亮了各族儿女的心。每每回家经过簸箕驾山下,回想往事,良多感慨,情不自禁,著诗文以记之。

蜿蜒村路盘山绕,灵动层峦踞其间;

纵分古寨星罗驻,横挡箐水山挪开;

百里奇山谁所布?千年传说是仙翁。

古龙朝海出龙潭,神仙挥手移仙山;

纵横群山交通阻,可怜纳苏出行难;

赵巧幼稚学鸡语,老憨无知夜舂籼。

天神赶山平重峦,仙翁挥拂撵六畜;

最忌天明仙法破,四更鸡鸣赶山停;

群山欲聚戛然止,功败垂成今叹息!

昔伤后羿教逢蒙,今恨老憨学赵巧;

逢蒙阴毒坏仙道,老憨愚蠢吓天神;

忘恩负义杀师尊,弄巧成拙阻山移。

而今坝如仙湖美,现代路通天堑磅;

白云不记当年事,苍狗犹踏古道缘;

岂昧山本自然生,由因历来民生苦。


  • No records
联系邮箱
立即提交
联系我们
39164573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