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大学

乃苏颇研究中心网站

管理登录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 留言标题
  • 留言内容
提交
“独眼猴子好好抬”--彝族乃苏支系民间故事3
来源: | 作者:李浩忠 | 发布时间: 2019-12-23 | 1688 次浏览 | 分享到:

“独眼猴子好好抬”--彝族乃苏支系民间故事3


作者:李浩忠


很久以前的滇中腹地群山绵延,人迹罕至,茂盛的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密不透风,流水淙淙,众生芸芸,也是族人们的世外桃源。万山丛中零星分布着许多村寨,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土著居民中有红彝支系。其中有个村寨村里有户人家只有俩兄弟,祖上世代种地为生,因瘟疫蔓延父母去世得早,父母去世的时候大儿子已经十多岁了,小儿子刚刚学会走路。父母年轻的时候迟迟没能生育,经多方求医问药在近四十岁的时候生下了大儿子,对于父母来说老来得子自然觉得是上天的一大恩赐,于是从大儿子生下的那天起便对大儿子百般疼爱,有求必应,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也要想方设法的摘下来,只希望这个孩子能健康快乐的成长,生怕孩子受了半点委屈,吃半分的苦。可小儿子就没那么幸运了,父母虽然也很疼爱小儿子,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尽管时常有村里乡亲们的接济,可兄弟俩的生活还是食不果腹,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迫于生计大儿子也只能学着种地了,祖传的土地再次获得了重耕。可是大儿子好吃懒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心情好的时候干干活,不想干的时候就窝在家里睡起了大觉,田地里杂草丛生,庄稼长得很不好,一年打下来的粮食也只有别家的零头。所幸小儿子渐渐的长大了,勤快老实的他很受村里人的喜欢,他时常去帮邻居放牲口,干点力所能及的活,村里人也时常给予他些食物,他还随时去自家地里除草,地里的庄稼一年比一年长得好。

几年后小儿子也成年了,他还饲养了牲畜,日子自然也过得比以前好多了,可是大儿子却越来越懒了,还染上了酒瘾,赌瘾,几乎不下地干活就猫在家里喝酒,吃了睡睡了吃,还经常出山去到集市上赌博,差了不少钱,输钱后回家总是对小儿子发脾气,摔东西。不过小儿子脾气好,这一切他都忍下来了,每天依旧早早去地里干活,悉心照料牲畜,因为这些是他生活的希望。


秋天是收获的好时节,田地里黄灿灿的作物,硕大饱满的稻穗和包谷给人们带来了太多的喜悦。然而,这时节也是猴子集体下山来扳包谷的时候,村子对面的山里住着很多猴子,每一次猴子一来都会给村民造成很大的损失,为了保卫胜利果实各家各户都轮流去自家地里巡逻守卫,扎假人放在四周,可久而久之村民的这一做法却被猴子识破了,猴子越来越肆无忌惮,村民想了很多办法,设陷阱,用弓弩射杀,开始倒是消灭了一些猴子,但猴子机敏又野蛮,来无影去无踪,后来很少有人再见过猴子的真面目了,村民疲于应对,只能任其放纵,能保多少算多少了。小儿子种的包谷杆肥穗大,一棵杆上背着好几大包谷穗,猴子很喜欢前来光顾,他开始不以为意,以为猴子也吃不了多少,随它去吧。有一天小儿子看到村里的人抓住了一只小猴子正准备要把小猴子杀掉,他看小猴子实在可怜,就让村里的人把小猴子送给他,他把小猴子带回了家细心的给小猴子包扎了伤口,喂了食物,打算小猴子好了后将小猴子送回山里。他把小猴子留在了家里自己就出去干活了,可是晚上他回家的时候发现小猴子被大儿子给打死了,大儿子看到小儿子回来后就骂小儿子:“你这没出息的把这杂种带回家来干嘛”?几天后邻居家的人就跑来告诉他,他的包谷要被猴子扳完了,让他赶紧去看。于是,小儿子决定去一探究竟,他还没去到地里就远远的看到有好多的猴子在肆意糟蹋着他的劳动成果,可是当他要走到地边上时,猴子突然一哄而散,跑得无影无踪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小儿子就来到地里守着了。虽然已是秋天,但日头依旧火辣辣的,到了中午太阳升得老高,大地被烤得直冒热气。小儿子到地边的大树下纳凉,渐渐有了倦意,就用草帽盖着脸睡着了。半梦半醒间好像周围的草丛里有了动静,小儿子醒了,但他还是假装睡着,他想看看真些猴子到底要干嘛。猴子慢慢的走近他身旁,一只、两只、三只......猴子们发现了他,停下了脚步,左顾右盼,抓耳挠腮,互相张望示意着,就这样安静的僵持了好一会儿。一个年老的猴子招了招手,将所有的猴子召集到了他的身边,相互小声叫唤着,还做着各种手势,好像在商量着什么计划。商量完毕后猴子四散开来将他围住了,一只猴子凑了上来仔细打量着他,还用鼻子嗅了嗅,用手撑开他的眼皮看了看。老猴子叫唤了一声,好像在说看看有没有发臭了,于是小猴子用手扒开了小儿子的嘴巴,小儿子顺势嗯的打了个嗝,小猴子一闻,立即用手扇了扇,“呜、呜、呜......臭了臭了”。老猴子又叫唤了一声,好像在说看看有没有生蛆了,小猴子顺着小儿子的身体仔细的翻看着,当翻到小儿子的屁股时,小儿子又顺势噗的放了个屁,小猴子马上捏住鼻子,“呸、呸、呸......生蛆了生蛆。老猴子又召集着猴群向他的周围集中,相互叫唤着如此如此,经过商量后猴群就过来将小儿子抬着往猴群来的方向去了,小儿子心想我倒要看看这群猴子究竟要把我抬去哪里。


于是,小儿子继续假装没有丝毫的意识,在猴群的搬运下,跨过了沟沟坎坎,沿着陡峭的山崖上攀登了上去,猴子真是攀岩的能手啊,小儿子悄悄睁了一下眼睛,看到了身后的万丈深渊,他害怕极了,更加不敢发出丝毫的动静。又翻过了几座山,终于来到了猴子的老巢,老猴子左呼右唤的在指挥着猴群,不一会儿就做好一副棺材,把小儿子抬进了棺材里面,接着又陆陆续续的端上贡品,金银饰物,珍奇宝物不计其数,好生的气派和隆重,其中一老猴子头戴凸毡帽,身着黑披衣,手持铃铛站了出来口中念念有词,众猴虔诚祭拜,围着小儿子左三圈右三圈的祷告。仪式完毕后,猴群将棺材盖抬了上来,就要盖棺了,小儿子生怕出不去了,一溜丘爬了起来,猴群吓得四散奔逃,杳无踪迹。小儿子爬出来一看,傻眼了,从小到大从未见过这么多金银财宝,足足愣住了好几袋烟的功夫,他怎么也想不到猴群会有这么富有。他觉得肯定猴子是哪里偷拿的,再说猴子偷掉了自己那么多的包谷,猴子把着这么多财宝也无用处,稍些财物回去也是理所当然的。于是他用衣服包着,脱下裤子兜着,使劲的塞,用力的摁可就是拿不完,他想算了,已经拿得够多的了,知足常乐嘛,随后他高兴的回家了。

到家后哥哥一见小儿子拿着这么多的财宝回来很是惊喜,眼睛都看呆了,恨不得将所有的财宝吸进自己的眼睛,就问小儿子是这么回事。小儿子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哥哥,哥哥叹息的说了声:“你这个不成器的家伙怎么不多准备些麻袋,多拿些回来呢,明天我亲自去,一定要多准备些袋子”。第二天天一亮,大儿子就去地边大树下装睡着,一直等到了晌午也不见猴子来,晌午过后终于有动静了。先是一个小猴子从树丛里钻了出来,在包谷地四周仔细查看了一遍,看到了大儿子就往大儿子身上丢了一个小石子儿,见大儿子没反应后消失了。后面一会儿功夫猴群慢慢出现了,先是静静的观察了好一会儿大儿子,见没反应,老猴子又让小猴子走近再次认真仔细的查探了大儿子,将大儿子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大儿子像小儿子那样照例嗯的打了嗝,噗的放了一个很深长很臭的屁,小猴子就示意臭了,生蛆了。过一会儿后猴群像抬着小儿子那样抬着大儿子飞快地往来时的方向去了。大儿子满心欢喜,脸上悄悄透着笑意,心想这次要发大了。

跨过了好几道沟坎,翻过了好几座小山梁后就往崖上攀了上去,大儿子微微睁了下眼睛看到了身后的万丈深渊,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紧张了起来,又看到了后面抬着他的是一只独眼猴子很是卖力,他就调侃的说了句:“独眼猴子你好好抬,要掉下崖去了”。瞬间猴子们都放掉了他,四处逃散,大儿子发出绝望的惊叫,声音随着他一直深深的坠入了深谷,很久很久才落到谷底,找不到尸首了!那个山崖的半腰有一条村民放羊的小路很是陡峭,日落时分有村民经过这小路时偶尔会听到有狂笑声,惨叫声或是哭声,还有蝙蝠及猫头鹰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很是惊悚,村民都很少去这崖边放羊,小孩子更是不敢去,要是傍晚天色渐暗时有村民经过这小路怕丢了魂,总不会忘记把自己的魂魄叫回家,“啰、啰唻、回家吧”!此后村民就把这山崖叫做“叫魂崖”,并世世代代流传了下来。


收集整理:李浩忠


  • No records
联系邮箱
立即提交
联系我们
39164573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