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大学

乃苏颇研究中心网站

管理登录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 留言标题
  • 留言内容
提交
红彝起源古典神话传说之 — 天翻地覆(彝族乃苏支系民间故事4)
来源: | 作者:李浩忠 | 发布时间: 2019-12-23 | 730 次浏览 | 分享到:

红彝起源古典神话传说之 — 天翻地覆(彝族乃苏支系民间故事4) 

2018-08-14 09:54

红彝起源古典神话传说之 — 天翻地覆

相传在很古老的时候滇中广袤的大地上活动着许多少数民族部落,其中就有勤劳古朴的红彝祖先,他们过着刀耕火种,采集狩猎的生活。在一个红彝族部落里一对红彝老夫妇育有三子,三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其中老大最为恶毒,老二最为奸诈,小儿子最为仁善。有一天三个儿子各自带着荞饼和水早早的就一起上山砍树,准备等到树枝被晒干后一把火烧掉开荒种粮,利用草木灰的养分让粮食增产,这就是传统的刀耕火种的生产方式。

到了山上,三个年轻力壮的伙子立即进入了忙碌的状态,手起刀落挥汗如雨,谁也不甘落后,活像三台收割机,不一会儿就砍倒了一片的树,真是干活的好手啊!到了中午时分,天气异常燥热,老二带的水喝完了,啃着荞饼难以下咽,老大剩的水最多,老二跟老大要水喝,老大呵斥老二,要水没有,要尿的话就让老二张嘴接着。老二又去打老三的主意,小儿子有点不愿意,因为自己也很渴,加上老大老二随时抢他的水和干粮,他算是明白了。老二就假装中暑了,小儿子心一软就把水给了老二,忍受着燥热挨到了下午,在三人的协作下砍倒了一大片树。可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第一天他们费了好大的劲砍倒的树第二天去的时候又跟原来一样生长着,一番诧异之后他们也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觉得可能砍的树太少也可能砍得太慢了。于是他们又更卖力的砍了一天的树,比前一天所砍的要多得多,日落十分,他们回家了。但是,在第三天当他们三兄弟去到山上的时候,树又是跟原来一样生长着,他们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便决定在太阳落山砍完树之后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好好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傍晚的夕阳通红通红的,像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慢慢沉入了西边的大山背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远处的山谷偶有猫头鹰、蝙蝠或是不知名的动物的叫声传出,空谷传响,久久不绝,还有附近虫子微弱的声响,由远及近的扩散开来。

突然狂风大作,霎时飞沙走石,尘土飞扬,枯叶打着旋儿在林间飞舞,树叶的沙沙声像翻滚的波涛阵阵袭来,树枝在狂风的撼动下相互挤扭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一位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倌从夕阳的余晖中出现了,驾着云彩,拂着袖子,轻抚着长须,金光闪闪,从天而降,飘飘然遗世而独立。老倌飞到了被砍倒的那片树林边上,从云彩上走了下来,拂着袖子,左一下,右一下的呼扇着,所到之处,被砍倒的树全部站立了起来,恢复了原貌。老大说:“该死的老倌,坏了我们的事情,让我们白出力气,我要杀了他”。老二说:“这短命的老倌,我要上去狠狠的揍他一顿”。但是老三拉住了他们,老三说:“这老倌从天而降,所经之处草木皆起死回生,想必是位仙疆(仙疆:红彝人对仙人的称呼,也有人称仙人为仙翁),两位哥哥不要轻易冒犯,我们一起去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然后再做决定不迟”。

两个哥哥好不痛快的点点头答应了他,三人就钻出密林来到了仙翁旁边,小儿子就上前问:“仙疆,我们辛辛苦苦的砍树,打算种上粮食,您为什么又让它们重新长了出来呢?”仙翁一看就知道小儿子比较善良,就跟他们说:“你们不要砍树了,不会有收获的,哪天哪天就会天降暴雨,地就要下沉,海水要漫上来了,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赶紧煮吃了,有什么想做还没有做的就赶紧去做吧!”听到仙翁的这些话,三兄弟都非常害怕和绝望,三人默不作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大家都想这仙翁神通广大,通晓古今,肯定知道该怎么渡过此次劫难。于是,老大首先问仙翁:“仙疆、仙疆,照您这么说,我该怎么办才能躲过这一劫呢?”仙翁就说:“你呢不要怕,在灾难来临之前你先找一个蜂桶躲好就行了”。老二又问:“仙疆,那我又该怎么办呢”?仙翁又说:“你呢也不要怕,在灾难来之前先找个‘栏采’(‘栏采’:红彝人对自己制作的用于舂谷物的木桶的彝语称呼)躲好就行了”。最后小儿子也来问:“仙疆爷爷那我又该怎么办呢”?仙翁就告诉他:“你呢更不要怕,回去找个葫芦,在灾难来临之前躲进去,备好水和食物,捡一个鸡蛋夹在腋下,盖好盖子,记住,鸡蛋一定要捡老母鸡的”。最后仙翁又说:“我跟你们说过的话回去之后千万不能说出来,不然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仙翁说完之后便乘着最后一抹夕阳的余晖消失在了光影里,三兄弟崩紧的的心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回家之后三兄弟都按仙翁的指点各自做好了准备,在灾难将要降临的这天,老大老二都躲好了,小儿子在躲进葫芦之前想把父母骗进葫芦里去,可是不管小儿子怎么努力父母就是找不到准确的入口,小儿子就想了一个办法,他在前面牵着他爹的手,他爹又牵着他娘的手,就要进去了。可是,突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正好击在了小儿子的手上,父母被弹了回去,小儿子则掉进了葫芦里面,盖子被自动封死了,怎么撬也出不去,还好鸡蛋完好无损。接着滴滴答答的雨点就砸在葫芦上,而且动静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停过。

那几天乌云密布,日月无光,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空气中充斥着黑暗的气息,末日来临了,洪水慢慢的涨了起来,到处是一片汪洋,大地剧烈的运动,世间的万事万物像一粒粒缥缈的沙子深深沉入了水底。

老大在涨水的时候随着蜂桶漂浮了起来,没过多久蜂桶就遭了水变得很沉,老大饥寒力竭深深沉入了水底。老二在涨水的时候同样也漂浮了起来,在水上漂了没多久就被海浪打翻了,掉进深水中淹死了。小儿子最幸运,他在葫芦里有吃有喝的,风吹不着雨淋不到,就这样在水上漂浮着,这真是上天赐给他的温室。

不知过了多久,雨停了,风止了,太阳慢吞吞的从密云里钻了出来,发出万丈光芒照耀在这暖暖的温室上,洪水也渐渐退去。这时小儿子腋下的鸡蛋破壳了,发出叽叽、叽叽、叽叽的叫声,一只从附近经过的大雕听到了小鸡的叫声后飞了过来在葫芦上重重的踢了一下,葫芦出口被踢开了,雕飞走了,真是救命之雕啊。接着葫芦又在水上漂啊漂,漂到了一座山的山脚下,卡在一棵枯树的枝杈里,水位一天天在下降着,刚好可以够到岸边长着的山竹。小儿子把小鸡小心翼翼的怀揣着,顺着出口爬了出来,拉住山竹(山竹”红彝语称为“翁”,是一种长在山间形似竹子的植物,农村常用来做扫把,话说红彝人把父亲叫做阿翁是跟这山竹有联系,在古人心中父亲和山竹一样都给予了自己生命)上了岸,到处找食物喂小鸡,在他心里这是一个宝贵的生命,也象征着他的重生。

小儿子在岸边捉虫子的时候还找到了好多搁浅的食物和包藏着的种子,他饱饱的吃了一顿,心里想着重新开垦土地,种上这些种子、、、、、、还有其他的种种事情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打转着,不知不觉中太阳落山了,眼看着世界就要陷入了一片黑暗和死寂之中。当太阳的最后一缕霞光离开地球的这一面后他的周围慢慢的变得热闹了起来,他好像冥冥之中看到了他的兄弟姐妹,父母好友,还有部落里面的其他人,大家手牵着手和他一起围着篝火欢声笑语,载歌载舞,姑娘小伙相互挑逗嬉戏着,就像在喜庆的日子里赶花山节那样充满欢乐和激情,他好久没有像此刻这样快乐过,这段时间他的心里都是孤单、茫然、失落、恐惧还有悲痛,他太想念他的亲人们了。但是此刻的他迷迷糊糊,混混沌沌的,他看到亲人了却捉摸不到他们,无论是声音还是模样,明明很近,可是想在近一步的时候竟是那么的遥远。

第二天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一切又都消失了,在这片土地上就只有他一个人,他勤劳的开辟着土地,还有一天天长大的小鸡在陪伴着他。可是一到了夜里他的周围又出现了很多的人,每晚都是那样的热闹,到了白天他又是那么的孤单,他始终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想到了曾经帮助他逃过一劫的仙翁。于是,白天他放下手中的活,四处寻找,找了好多地方也没有找到。几个月过后,山上长出了一些小草还有野花,其中最高的有座山山顶上的野花开得特别红艳,一天比一天热闹,像一片绚丽的彩霞罩着山头。小儿子被这一片的红艳给吸引了,有一天傍晚他不知不觉的登上了那座山的山顶,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一棵正开着花的巨大的马缨花树,前几个月他走到了很多地方都很少看见过树,更别说这么大的马缨花树了。

正当惊喜的时候,他发现曾经助渡他渡过劫难的仙翁此刻正在大树下凝神静坐,他压着脚步,生怕发出任何的声响而打扰到仙翁的静修,蹑手蹑脚的把身子挪到旁边的巨石上准备歇一歇。这时仙翁说话了,:“年轻人,你来了啊,我在此处等你好几日了,你有什么问题就跟我说吧”!小儿子哭着把他心里面的孤苦跟仙翁一五一十的说了。仙翁告诉他,晚上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他以前亲朋好友和比较亲近的人的魂魄,如果他不想孤单,想找个媳妇的话就找几件破衣服,晚上等那些魂魄出来了,一定要找到一个长相一般,穿得不是太好的“阿猫若”(“阿猫若”是红彝族人对年轻未婚女子的称呼),用那破衣服去抽打,然后把人带回去结婚,如果有事的话再来此地找他。

小儿子记住仙翁的话后就回家做了准备,那天晚上很多人的魂魄又出现,他找到了那个长相平常,穿着朴素的“阿猫若”,但是旁边的另一个“阿猫若”却生得非常的俊俏和灵秀,特别招他的喜欢,他违背了仙翁的指示,眼疾手快的拿出旧衣服抽打了一下那个俊俏的“阿猫若”,那“阿猫若”现出详细的面容,他仔细一下才发现是他表妹,心里又喜又忧,想到这层关系他心里也拿不定主意了,不知道怎么办。

三天过后小儿子带着他的表妹来找仙翁,仙翁问他们二人有没有结为夫妻的意愿,二人没有明确表态。仙翁猜到了他们的想法,便让二人各自准备一张大竹筛,爬到两座山的山顶上同时滚下去,天地为鉴,最后如果两张竹筛合到了一起,说明姻缘相牵,可以结为夫妻。二人照做,竹筛合在了一起。仙翁觉得分量还不够,又让他们各自背着一个大碾盘到山顶上同时滚下,碾盘滚到山脚下,紧紧合在了一起。二人喜出望外,在仙翁的见证下结为了夫妻,仙翁给予了他们很多的祝福,并决定世世代代护佑着他们。

婚后二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丈夫对妻子非常的疼爱,妻子对丈夫十分的体贴,两人互相依靠,互相分担,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日子过得很是幸福和甜蜜。在这幸福的生活中几年一晃就过去了,可是夫妻二人却迟迟没能生育生育,这下可急坏了小两口,无奈之下小儿子又去找到了仙翁,向仙翁哭诉着他的烦恼,仙翁赐给了他一包神药,用药后妻子终于怀孕了,但怀了一年多还是没有生下来,后来终于生了。生下来后小儿子一看傻眼了,他的孩子一点不像人,而是难看的一坨怪肉。万分焦急下他又去找仙翁哭诉,仙翁告诉他,让他把这坨肉切成一些小块,看到什么就把肉放在什么上就行了,小儿子回去后就照着仙翁的话做了。果然,当他把肉分开放好之后,肉就幻化成了一个个的小人儿,都簇拥着过来调皮的喊着他爸爸、爸爸。这下他的孩子实在太多了,为了便于区分他给这些孩子起了名字,比如放在李子树上幻化出来的就姓李,放在杨树上的就姓杨,放在石头上的就姓石,以此类推,由此百家姓就产生了。后来他们的这些孩子相互结婚,不断繁荣发展,活动地域不断扩大,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传说红彝族便从这里继续得到了延续和发展,从古老走到现在。

而今,有些地区红彝年轻男女结婚送亲时如果路上遇到盛开的马缨花,队伍就会停下来烧香、送纸币、祈福,就算路边没有马缨花,人们也会事先在路边移植一株硕大红艳的马缨花树,用来祭拜和祈福。或许这马缨花已经变成了仙翁的化身,人们希望在仙翁的见证下让自己的婚姻幸福美满,白头偕老,繁荣昌盛,子孙满堂。仙翁就是活在高山深箐中的神,时时刻刻护佑着人们,每逢节庆的日子人们也会杀鸡宰羊,贡上饭食,念叨着山名,祈拜山神(红彝人称之为“咪塞”),呼唤祖先,希望得到山神和祖先的保佑,这种习惯一直延续至今,可能是这传说中的仙翁还一直活在红彝人心中,且代代相传着。“显,阿显显,(某山)咪塞,(某山)咪塞,(某山)咪塞,各方祖先回来跟我们一起过节,享用子孙后代的劳动果实,保佑家人一生平平安安,顺顺利利、、、保佑年年风调雨顺,六畜兴旺,五谷丰登”。

此古典故事流传于楚雄州禄丰武定元谋三县交界彝族地区


  • No records
联系邮箱
立即提交
联系我们
39164573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