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大学

乃苏颇研究中心网站

管理登录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 留言标题
  • 留言内容
提交
红彝民间故事之神奇的石头
来源: | 作者:普海丽 | 发布时间: 2019-12-23 | 883 次浏览 | 分享到:
红彝民间故事之神奇的石头
作者:普海丽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户穷人家,在一场天灾过后,家中只有两儿子活了下来。可是两兄弟性格却大相径庭,大儿子生性贪婪,为人不善,而小儿子则为人谦和,心地善良。父母离世后,除了一座破旧的土掌房,其他啥也没给俩儿子留下。父母的离世,助长了大儿子的嚣张气焰,娶了一个媳妇也是苛扣无比。小儿子在哥哥嫂嫂那儿可谓是寄人篱下,实在待不住便搬了出去。






小儿子搬出来后无依无靠,只好找了一处荒园,搭了一个草棚以此容身。为了改变窘迫的境况,小儿子每天都起早贪黑地去山上捡柴背去城里卖,长年累月,他就这样默默的为生活的希望坚持着。在去城里的路上,他总会在一块大石头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有一天,小儿子像往常一样,早上去山上捡柴,打算午饭后背到城里去卖,途中同样在那块大石头旁停下休息。这时,那石头居然讲话了:“小伙子,你为什么每天都要背着柴,停在我旁边休息呢”?惊讶之余小儿子还是说明了原委:“自己早年前双亲离世,哥哥嫂嫂又不待见自己,只能自己出来自谋生路”。石头听了很是同情,心想:真是个好孩子。便对小儿子说:“小伙子,你去前面那个破草屋里把挂在墙上的钥匙取来,可以打开我的嘴,然后在我肚子里取些铜板。”小儿子将信将疑取来钥匙,果真打开了石头的嘴,然后伸手捞了一把铜板,便转身想走。而石头却说让小儿子再多抓些,小儿子一边道谢说够了一边离开了。石头觉得这小伙子既不贪婪又有礼貌,真心希望他以后能过得好。






小儿子接受了石头的帮助后,变得更加勤勉了,每天都早出晚归地捡柴、劳作,他认为石头说话是“咪塞”(彝族人心中的神,即土主神)显灵了,他认为必须努力才能对得起神灵的这份恩赐。这样过了几年后,小儿子的境况便得越来越好,不仅生活条件有了改善,还修了一座漂亮的房子。可即便如此,小儿子也并没有安于现状,一直都在坚持着捡柴,耕种。而大儿子就不一样了,不懂得居安思危,整天只是守着自己的土掌房,好吃懒做,一事无成,长此以往,大儿子的生活条件就越来越不及小儿子了。
有一天,大儿子傲慢的问小儿子说:“老二,这几年是发财了吧?有啥致富之道给哥哥我说说呗。”说完,大儿子一脸傲慢地看着小儿子。而小儿子只是沉默不语,不尽地摇头。大儿子又冷嘲热讽的质问道:“你可别是做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来害人害己,连累我和你嫂子。”小儿子听哥哥这么说自己,便回答说是自己每天背柴去卖,才换得如今的光景。大儿子听了后,反而冷笑了一下说:“就你那点儿破柴,能卖多少啊?”面对哥哥的不依不饶,老实的小儿子便如实把卖柴路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大儿子。大儿子听后大喜,想着要去石头那里“捞点钱”。






有一天,大儿子学着小儿子背着柴来到那石头旁,假意在那休息。可是停留了好长时间,那石头半点反应都没有,想着是小儿子骗了自己,便跑回去质问小儿子,还把小儿子训斥了一顿。小儿子一脸无辜的样子,对大儿子说要多去几次才会奏效。大儿子指着小儿子的鼻子,对他警告道:“你这次要是再骗我,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这次之后,大儿子又连续背了好几天的柴,在那石头旁停歇的时间也越来越久。
终于有一天,那石头开口说话了:“年轻人,你怎么每天都背着柴从我这儿过呢?”大儿子一听石头说话了,心中极喜,便脱口而出:“我要来你这捞钱!”大儿子话音刚落,石头就立刻没反应了。大儿子心急之下,便敲打着石头并破口骂道:“你这破石头,快张开嘴,让我进去捞钱!”可无奈石头还是没反应,于是大儿子又跑去质问小儿子。“老二,那石头怎么回事,怎么我才说要去它那儿捞钱,它便没反应了?”小儿子心中明白大儿子太急功近利了,可又不敢这么说他,便把自己当初捞钱时说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大儿子。于是大儿子又再一次去了。






大儿子再一次背着柴来到那石头旁,第一天石头没反应,第二天也没反应,第三天……第四天……终于在十多天后的一天,那石头又一次开口说话了。并问了大儿子之前那个问题,大儿子按之前想好的回答说:“我命不好,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孤苦无依,为谋生路,不得不背柴去卖。”石头听完便让他去茅草屋里取钥匙,来它肚子里取些铜板。大儿子高兴坏了,立马跑去拿钥匙。石头的嘴一开,大儿子便迫不及待地伸手到石头肚中捞钱,一把又一把。石头多次问他够了没,可他就是不收手。心中打着小算盘:那傻儿子才拿了一把算啥,我得多捞几把,反正不要白不要。
眼瞅着大儿子迟迟不肯收手,石头就合了嘴,把大儿子的手卡在嘴里了,任由他怎么怎么拽都拽不出来。如此一来,大儿子便只能一直待在那里了。以后的每天都是大儿子的媳妇来给他送饭,日复一日,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大儿子的媳妇熬不下去了。因为之前他俩就一直好吃懒做的,也没剩多少储粮了,再加上大儿子被困后,家里又少了一人劳作,家里更是一穷二白。这天,大儿子媳妇又来了,但这次没带饭。她对大儿子说:“家里实在没什么吃的了,今天我就喂你口奶水吧。”这话把石头逗乐了,笑得咧开了嘴,大儿子这才得以脱身。






从石头那脱身后,大儿子并未醒悟,不仅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想一错再错。他回到家中,与其媳妇商量对策,打算要狠狠收拾一下这个“吃人”的石头,以解他多日露宿在外不得归家之气。大儿子媳妇作为女人家,遇事毫无主见,只知道扇风点火。于是在回家后的第二天,俩人便带了些锋锐的铁器具,来到那石头旁,对那石头又是砸又是撬,又是敲又是凿的,打算把石头凿开,拿到铜板。无奈那石头太过坚硬,欲将其砸碎,非一日之功啊。
可大儿子哪会轻言放弃,他和妻子扬言说:“我倒要看看,到底是石头厉害,还是我厉害?看我不把它砸稀巴烂!”大儿子每凿一下,嘴里就吐出一句不雅之言,以此解气。“看你还咬我,不就是块破石头嘛,有什么了不起。”大儿子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敲击着石头。没过一会儿,天气骤变,云层翻卷,天空一片乌黑,像是要压住地面似的。紧接着,又开始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感觉要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大儿子和媳妇就只能回家了。路上大儿子嘴里还念叨:什么鬼天气,连你也和老子作对,真想同你一块收拾!话音刚落,又是一道闪电从天而降,还有那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可把俩人吓坏了。






几天后,雨过天晴,大儿子又开始和石头进行“大作战”了。各种铁撬、铁锤、铁斧什么的都搬了好些去。恰逢这天小儿子从旁路过,见大儿子“忙碌”着,向哥哥问明原委后,劝他说:“大哥,你既没损失啥,为什么还要和块石头过不去呢,这事算了吧!”大儿子反驳道:“你从它那儿捞到好处,自然用不着和它过意不去。捡你的柴去,别碍我事!”迫于大儿子的威慑,小儿子也不好得再说点什么,便转身离开了。
大儿子凿啊凿,双手磨得起了血泡,他也不曾想过要停下,这一天他显得格外的卖力。可一天到晚,也没见他把石头凿开了,只是表层掉了一些碎屑。就在大儿子准备收工回家的时候,不小心被那石头绊了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本已身心疲惫的他顿时怒火冲天,于是他抡起铁锤,使出全身仅有的力气向那石头砸去。顷刻之间,眼前出现了一片刺眼的火花,是铁锤与石头碰撞产生出来的。待火花散去后,他发现石头已被砸成了两半,可把他高兴坏了。高兴之余,大儿子再次抡起了铁锤,随后重重地往地面一杵,本来是想摆个胜利者的姿势吧,不料他把带有铁锤的一端向着地面砸去,直接砸向了自己的脚。待把铁锤挪开时,他的整个脚掌都已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他当时发出的惨叫声也是够“惊天地,泣鬼神”的了。






大儿子受伤后的几天,便待在家中养伤了。而小儿子听说后便来到了那被大儿子砸成两半的石头旁,向其诉说:“石头啊石头,你之前帮助过我,按理说我也得帮你的。都怪我那次没能阻止大哥,害你变成如今这番模样,现在我又不能把你还原成原来的样子,那就只能先把你‘合’起来了”。说完便把两半石头合在了一起,拼接后的石头,中间留下了一条蜈蚣般的裂痕,看着犹如人类真实的伤疤。小儿子不禁流下了眼泪。






本以为大儿子吸取了血的教训后,应该不会再对石头出手了,何况石头已被他砸成了两半,他也该死心了。可万万没想到,血的经历不仅没有让他放手,反而使他的怨念愈加深重。他瘸着腿来到那石头旁,又想对石头撒气。不想定睛一看,发现原本被砸开的石头又合在了一起,顿时火气又上来了。这时,小儿子走上前来对他说:“大哥,它只是一块石头,你又何必对它不依不饶呢?再说它就在这一动不动的,也不会妨碍到你什么,就算是它消失了,也对你没啥好处啊。”大儿子不听劝,反而又开始数落小儿子说:“你懂什么,给我滚一边去,你再多说一个字,我连你一起收拾!”面对大哥的呵斥,小儿子也不敢再多言,默默地转身离开了。大儿子再次抡起了铁锤(心想:这次我可睁大眼睛瞧着呢,不会再像上次那样马虎伤到自己了),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向石头砸去,眼睛睁得大大的,感觉眼珠都要掉出来了。不想一锤下去,眼前火星四射,竟落入他的眼中。大儿子赶忙揉了揉眼,可越揉,眼睛越发地辣疼,疼得他直打滚。
自此,大儿子成了一个又瘸又瞎的流浪汉。在他的一生中,从来都没见他对什么事这么上心过,唯独凿石这事是他最卖力的。要是他把凿石这股干劲使在安分劳作上,家里也能有些积蓄了,可瞅着他就是强劲使错了方向,最终也只能遭了报应。






话说后来那石头被砸出的裂缝慢慢的复原了,还越长越大,在时光的年轮中吸收了日月精华,变得越来越光滑,渐渐现出了人形神像。有人说像纳苏慈祥的老者,有人说像寺庙里坦胸露乳、和蔼的弥勒佛。而石头却成了路人背负重物歇脚的好台墩,它一直卧在那路边,十年、百年、千年......
所谓“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人在做,天在看,只有那些做事无愧于心、心存善念、摒除贪念之人,才会被命运温柔以待;而那虚伪无比、心怀恶意、贪念极重之人,便只能自食恶果。
 
(本故事因部分情节失传,后半部分内容略有改动,希望有了解本故事情节的同胞给我们提供更多的线索!)






故事整理:普海丽(云南民族大学优秀红彝学子)
故事流传地区:武定、禄丰、元谋三县结合部红彝人聚居区
编辑:李浩忠
  • No records
联系邮箱
立即提交
联系我们
39164573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