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大学

乃苏颇研究中心网站

管理登录

General situation of branches

支系概况
当前位置:
  • 留言标题
  • 留言内容
提交
彝族羊礼物与羊债务
来源: | 作者:李世康 | 发布时间: 2016-01-13 | 4654 次浏览 | 分享到:

彝族羊礼物与羊债务

2015-09-29 李世康 红彝

彝族羊礼物与羊债务

作者:李世康(纳苏颇) 作者单位:云南楚雄彝族文化研究所

前 言

礼物属于“互惠性的馈赠品,作为一种经济运行形式,发生子以血缘和伙伴关系结成的共同体中的一种直接性交换,并作用于这种纽带的增强。它多表现为一种义务性赠予关系。”“作为结构底层的支配因素都可能支配社会的组织。从物质经济的角度看,它缺乏精确性,其作用的主要倾向也不在于促进生产和交往关系的扩展,而是封闭地固着于实在的交往关系和结构。”①礼物馈赠虽然是一种经济运行形式,但不是商业操作,不同于以物易物商品交易以物易物是当事双方用各自的土特产品换取所需的东西,如用山区的特产换取坝区的特产,解决双方所需,实行等价交换,价格由双方共同议定。交易者之向的关系一般没有血缘或亲戚关系,甚至不是一个民族。商品交易以货币为交易媒介,出售商品的人以追求利润为目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交易结束,两人之间没有债务关系。礼物的主要特征是:赠予;一般发生在血缘或亲戚、朋友之间,彼此有裙带关系;有回赠义务,但不计较等价和利润;互助互惠;赠予者和接受赠予者都有面子,有利于增加威信;遵守诚信;礼物不一定是对方紧缺所需求的,馈赠礼物的目的主要在于加强沟通和联系。世界各民族无论先进或落后,都普遍有赠送礼物的习俗,但因历史、经济和文化背景不同,礼物运作的范围及其功能也就不一样。人类学大师(英)马林诺夫斯基、(法)马塞尔·莫斯、(英)C·A·格雷戈里等对礼物的研究都有重要贡献,他们的有关著作和理论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参考文献。我国有五十六个民族,都有馈赠礼物的习俗,但这方面的调查研究还是一块空白。本文对彝族社会中突出的羊礼物和羊债务现象进行探讨,分析传统羊礼物对彝族商品经济的消极影响。

一、彝、羌与羊

目前,史学界已达成“彝族与古羌同源的共识。彝族主要分布于云南、四川、贵州三省,即金沙江南北两侧的哀牢山、乌蒙山和大凉山。古羌人主要分布于西北青海、甘肃二省境内。彝羌渊源关系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彝族往北迁徙的先民称古羌人。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古羌人有一部分向南迁徙,与金沙江两侧的土著融合,变成彝族。古羌人以牧羊为生。东汉许慎《说文》说:羌西戎,牧羊人也。东汉应劭《风俗通义·四夷》记载:羌,本西戎,主牧羊,故字从羊,人因以为号。明代以前,彝族的重要经济活动也是牧羊;直到1956年民主改革前,凉山彝族尚处在氏族奴隶制社会,黑彝奴隶主贱视农业,不务耕作,驱使奴隶们种地,但羊群则由奴隶主亲自放牧,认为放羊是高贵事,无损奴隶主身份。说明羊在彝族社会和经济生活中有重要地位。羊是彝族肉食、衣料的主要来源,又是祭神驱鬼占卜等宗教活动不可缺少的灵物。羊是财富的象征。历史上,在凉山彝族社会生产生活和传统交换中,作为一般等价物的交换媒介不是白银和黄金,而是羊。表示“货币概念的词为哲摩,原意泛指牛羊,即畜牧的概称,还具有财产、财富的意思。财产的另一名称是哲约是绵羊,古代披毡用绵羊毛制成,祭神祭祖用绵羊;羊在交换中充当一般等价物,具有货币的职能,也就是羊币。凉山彝族近代打冤家(氏族械斗),胜者主要战利品是牛羊;打冤家死了人,以羊作赔偿命金,或以一定数量的羊价折赔。武定县境自称纳苏乃苏的彝族过去询问他人贫富状况时,就问家养多少只羊,羊多为富裕的标志,表明羊就是财产、财富。凉山彝谚说:有圆根(萝卜)不会挨饿,有羊子不会受穷。又说:羊是发展的财富,儿子是发展的氏族。

二、红白喜事馈赠羊和由此形成的羊债务

(一)彝族的亲属亲戚关系馈赠羊的行为发生在亲戚团体内部,故须首先介绍彝族的亲属亲戚关系。彝族实行父系小家庭制,以父亲血缘纽带为基础,形成家支和家族。凉山彝族为家支,是一种氏族组织,云南、贵州彝族实行家族制。家支家族内部依父系确立身份的成员之间是亲属关系,家支或家族之间通过联姻而形成亲戚关系。彝族认同三代内亲戚,三代以上就逐渐疏远了。在三代内有三种亲戚:①母系男支的亲戚,包括奶奶的兄弟、妈妈的兄弟、妻子的兄弟,有后亲舅亲舅表亲等三种专用名称,在丧事礼仪中,用后亲舅亲二称,在婚事中用舅表亲一称。姨表亲,指母亲的姐妹及其子女。在亲属称谓中,姨表兄弟姐妹与亲兄弟姐妹同称,有些彝族支系如凉山彝族、武定纳苏禁止姨表通婚,有些支系可以通婚。父系女支的亲戚,指姑娘出嫁而形成的亲戚关系,有尸亲姑表亲两种专用名称,前者用于丧礼,后者用于婚礼。以上三种亲戚关系中,母系男支的亲戚最重要,彝谚说:人间舅父为大,反映了彝族重视舅权的习俗。彝族实行姑舅表优先婚,姑妈的姑娘外嫁时,姑妈家必须备置酒、肉送到舅父家赔礼,舅父的姑娘外嫁也一样备酒肉到姑妈家赔礼。在姑舅表优先婚的礼制下,过去有抢婚习俗,即姑表兄弟看中舅表姐妹,但舅表姐妹不愿嫁姑表,舅表可以率人去抢亲。?? 馈赠羊礼的习俗主要流行于母系男支和父系女支的亲戚中,母系女支的亲戚和父系男支的亲属不一定履行馈赠义务。(

(二)亲戚之间红白喜事馈赠羊的习俗1.丧事馈赠羊治丧活动,主人家会收到很多亲戚送来的羊牲。丧事中赠羊,武定乃苏颇叫“切色义羊,义牵;禄丰黑井彝族叫轰罗。根据主人家与亲戚的不同关系,羊牲又分后亲羊(即舅亲送的羊)和尸亲羊(出嫁的姑娘送的羊)等。老人死,孝子必须请毕摩为亡灵教路。教路仪式程序较为复杂,包括很多细节,但其中比较重要,不可省略的有献牲、献药、教阴路、制作祖灵牌等程序。献牲也叫供牲,就是亲属亲戚向亡灵敬献牺牲。历史上用牛、羊、猪、鸡四牲,近代以来以用羊为主。献羊牲之目的有二:一是让羊群陪伴亡灵赴祖先发祥地;二是亡灵到了祖先发祥地后靠牧羊为生。羊是阳间人们的生产生活资料和财富,因此,人死后亡灵依靠羊来生存,羊群数量越多,亡灵就能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更好地保佑子孙平安富贵,繁荣昌盛。如果敬献的羊只数量少,亡灵的生产生活资料得不到保障,在阴间挨饥受冻,亡灵就要找家人的麻烦,造成各种灾难,子孙后代得不到祖灵的庇佑。彝族基于这样的祖先灵魂观念,所以,治丧教路时亲属亲戚不惜一切代价,倾尽钱财,哪怕是种子羊或购买,也要敬献亡灵。献牲彝语叫“栽饶,即毕摩念《献牲经》,把各家呈献的羊牲介绍交待给亡灵,同时念羊牲主人家的谱系。献牲的秩序为:首先献子孙孝子羊,再献后亲羊;三献尸亲和其他亲戚的羊。献牲仪式结束后,羊牲全部杀掉,煮熟后做回熟仪式,即取羊腿及肝、胆、肾等敬献亡灵,请他(她)享用。剥羊牲皮时,头、蹄留在皮上,送还羊主人带回家。一场丧事,收到的羊牲越多就越隆重,过去,羊牲的多少是评判一场丧事隆重程度的标志,直到今天,有些地方依然如此。主丧家收到的羊只越多越光荣,但他家要记住收了哪些亲戚的羊牲,以后这些亲戚办丧事时必须如数赠还,父债子还,一只还一只,不计较大小等值。在丧事赠羊礼俗中,哪些亲戚需要拉羊呢?各地各支系没有统一的定制,略有差异。现以笔者家为例,回答这个问题。我有四位舅父,四位舅妈,姑妈姑父二人,两位父母,两弟两妹。舅父母、姑妈姑父谢世时,我三兄弟必须拉羊,十人共计十只羊。三兄弟的岳父母及两位妹妹的公婆去世也必须拉羊。反之,以后我的父母不在世时,上述这些亲戚的儿子也一定拉羊。按古代礼仪,岳父母去世,女婿必须拉牛、羊、猪三牲。

2.婚事赠羊婚事中赠送的羊不能叫“切色(拉羊),只能称罗轰(意送獐子)。武定自称纳苏、乃苏的彝族习俗:姑表兄弟姐妹结婚,舅表兄弟必须赠送强壮的绵羊(现以山羊代替),同样,舅表兄弟姐妹结婚时,姑表兄弟必须赠送壮羊。婚事中赠送的羊可以不全部杀完,留下做种,称发展的羊。但丧事中送的羊只必须全部杀完,让亡灵带走,不能留下。

3.羊债务彝族亲戚之间赠羊和还羊是一种无法推卸的义务。通过赠羊和还羊的互动过程,强化了亲戚之间的密切关系,由此也在亲戚之间形成了羊债务。比如,我家先后收了亲戚的十只羊,亲戚没有红白喜事前,我家无偿还的理由,只好记着十只羊的债务,待亲戚有丧事时,一一赠还。如果孩子尚幼,父母亲会告诉我们家的亲戚关系以及曾欠哪些家的羊礼物;实际不欠债务的亲戚,也说清哪些亲戚应赠予羊,哪些亲戚不在赠羊之列。这样,孩子们懂得并牢记所负的羊债务。亲戚之间的羊债务一般在三代内还清,三代以上来往逐渐减少,羊债务又建立在新的亲戚关系中,层出不穷。

三、羊礼物对彝族社会经济的影响


羊债务是一项沉重的经济负担,在丧事中送羊,必须有其他的配套,主要是请一对唢呐手,配送一块“引魂蟠(彝语叫纳觉叵价格6O元),请8-10位助手,帮助牵羊背运礼物。参加一场送羊礼物的丧事,开支600元以上。倘若一家一年内遇到这样两场丧事,开支一千多元,这对经济欠发展的彝族农民来说,负担确实不轻。禄丰县黑井镇一彝女嫁广通镇西普村汉族,女方父母去世时,按彝俗做轰罗礼(即赠羊礼),卖了骡子买羊送去,没有了骡子,夫妻俩背柴烧,被村里人讥笑。彝族养羊一是为了积肥,二是为了做礼仪,较少出售,商品率很低,制约羊商品的发展。在禄丰中村乡彝村调查发现,彝家户户养羊,但不成规模,一般只是十多只,羊只数少,但也得安排人管理,增大了劳动力的紧张程度,劳动成本高,经济效益差。彝胞则认为,羊是不能不养的,因为红白喜事需送羊礼物。南华五街、天申堂彝族丧事中盛行大量送羊杀羊的风气。办一场丧事一般杀20多只羊,多者杀一百多只,造成经济负担和浪费。在县政协的倡导下,彝族聚居的五街、天申堂两乡镇进行丧事改革,限制送羊和杀羊,改为送粮和钱。改革措施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的大力支持,取得明显效果。这个改革措施值得在广大彝村大力推广。??? 注释:??? 陈庆德等著《发展人类学引论》,云南大学出版社,20019月版,251页。??? 参考文献:??? 1.(法)马塞尔·莫斯《礼物》,上海人民出版社。??? 2.(英)C·A·格雷戈里著,杜衫衫等译《礼物与商品》,云南大学出版社。??? 3.普珍((彝族羊文化与吉符》,云南人民出版社。



  • No records
联系邮箱
立即提交
联系我们
391645731@qq.com